去年底,一對從佛羅里達州回台探親的夫妻來找我,處理先生長年肩頸痠痛、手臂疼痛,腰痠背痛到無法安眠的問題。

這種長年累積出來的病症,不是幾次按摩就能處理得好的,所以我盡量教他們如何自我調理,一副準備就此撒手不管的姿態。太太一看苗頭不對,著急了:「老師,我知道你明年起不接個案了,但是,我們老遠從美國趕回來看你,你就只幫我們這一次嗎?」一箭穿心,我一時語塞。

隔天接到一位家住桃園大溪的阿嬤的電話,表明要到苗栗來找我。

「不好吧!你要換三趟車,來回要花四個小時,怎麼可以讓您老人家這樣折騰?」

我嘴裡這麼說,心裡是不希望她來:「你有用電腦的習慣嗎?請你先上網去看我的部落格(邁向2014!)好嗎?」我極盡委婉地引導她,讓她知道我已經鐵著心不幫人按摩了,希望她能知難而退。

不料,電話那頭傳來的是斬釘截鐵的決心:「我不會電腦,我就是翻山越嶺也要去找老師!」我的手機差點就應聲跌落在地。

兩天後,又是一通讓我啞口無言,只能投降的電話。他是壓力極大的上班族,曾經因為嚴重頭痛、耳鳴、肩頸痠痛和心悸來找我按摩,每按摩一次,他就可以過一兩個禮拜的好日子。每次按摩後,我都教他一些DIY的手法,希望他能具有自力救濟的能力,早日自立自強。因為我真擔心他長期在高壓下過生活,身體早晚會出大問題。

他也曾就醫診治,認真服食心臟科醫師開的藥,但藥物並不能抒解他的壓力,使他肌肉放鬆,心情舒緩,所以症狀一直都沒有改善。

一兩個月不見他了,以為他已經「獨立」了,哪知道他是來求救的。「你自己可以DIY啊!」我一直想推卻他,但他說:「老師,我已經四肢無力了!」

啊!有心臟宿疾的人感覺四肢無力,那我就沒有說NO的權利了!

那一夜,我輾轉難眠:我什麼時候才能真正退休?我的手臂越來越疼痛,它們就快要「鞠躬盡瘁」了,我還要繼續折騰它們嗎?被疾病糾纏而身陷痛苦中的人那麼多,他們的出路在哪裡?有什麼其他方式可以拯救病痛中的人,好讓我安心、放心地歇息?

身子和腦袋在黑暗裡一起翻來覆去,為要替自己,也替許多人尋找出路。

如果我專心致力於設計便利好用的按摩工具,幫助讀者更容易DIY按摩照顧好自己的身體,不就兩全其美?

於是,不同形狀和作用、不同使用法的按摩工具像爭寵的孩子在我的腦海裡喧鬧,等待我一一安撫它們,直到我累壞了,昏沈睡去。

一覺醒來,手臂的疼痛仍然刻骨銘心,但心頭彷彿出現一道曙光。突然,一片烏雲罩頂:我哪有什麼設計工具的能耐?我不會畫圖,光說不畫,誰能知道我心裡想的是什麼?我曾經向一位廠商表達我想要的按摩工具,他聽後二話不說,只拋給我一句話:「畫圖給我,不然就做個模型給我!」當下,那個工具就胎死腹中了。

誰有能耐讓胎死腹中或正孕育中的按摩工具成胎產成?除了等待,我沒有答案。

推廣足部按摩健身養生的使命感仍在,責任未了的我,即使雙手不太聽使喚了,繼續服務讀者的心願卻不減。可是,我能怎麼做呢?

教學將是我未來的工作重點,至於親手按摩,那就讓它走入歷史了!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janjei 的頭像
janjei

簡綉鈺老師的生活保健園地

janje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