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噴冷氣的女人」恩綺的健康大有進步,於是慫恿她的老公,職業軍人的阿義也來找我按摩。恩綺的姊夫得知此事,恐嚇他說:「那表示等一下我就會聽到救護車伊喔--伊喔--的響笛聲囉!」阿義很怕痛,原本就不太想來按摩,一聽到這樣的恐嚇,就更加猶豫了。恩綺的姊夫於是馬上改口道:「我是說簡老師可能會被你踹傷了。」

終究,恩綺的見證還是給了阿義足夠的信心,在恩綺的陪伴下來按摩了,而且他的頭痛、頸椎痛和運動傷害造成的嚴重胸悶和背痛都得到明顯的改善。

這段經歷讓我想起兩年多前發生在昆明的有趣往事:

能說簡單普通話的澳洲籍Robyn婚後數年膝下猶虛,夫妻經過多次就醫診斷都沒有生育方面的障礙,於是經中國朋友建議試求「偏方」而找我幫她按摩。

我說我沒把握能成全她的願望,但是我檢查出她有相當多的問題,包括婦科疾病和頭痛、筋骨痠痛、睡眠障礙等等,我建議她把按摩的目標鎖定在調養身體,生育的事就順其自然吧!老外比較理性,她欣然同意了。

經過數次按摩後,她的頭痛和睡眠問題明顯改善,腳底筋脈炎也不再困擾她,於是建議她的美籍朋友Chris也來找我按摩。

Chris個子嬌小,身材和一般美國人相去甚遠,健康狀況欠佳,不像我們印象中強健的美國人。

Chris聽了Robyn的建議後連連搖頭,她對按摩的印象是「會痛死人!」她可沒有勇氣冒這種險。但是,她把Robyn給她的建議拋給和她比鄰而居的加拿大人BrianBrian因為嚴重腰痛無法平躺睡覺,已經趴著睡覺一年之久了。

能說簡單普通話的Brian聽了Chris的建議,馬上撥電話給我,問我可不可以馬上過來按摩。臨行前Chris告訴他:「如果你還活著回來,請告訴我一聲。」

Brian趴在ㄇ型按摩床上,我用手按摩他腳上的反射區時,他突然抬頭轉過身來,誇張地對我驚聲尖叫:「You torture me! You are a torturer!

我無言以對,雙手一攤,擺出「要不要繼續按摩悉聽尊便」的姿態,他馬上領悟過來,知道跟我這個「英語白癡」開玩笑是白搭,只好咬緊牙讓我繼續折磨他。

三十分鐘過後,我胸有成竹地等著看他起身後的反應。他彎腰扭身,扭過來又轉過去,一副不相信那是自己的身體似的,然後對著我豎起大拇指,說了一串我聽不懂的話。

接著他從口袋裡掏出手機,嘰哩咕嚕講了一堆。

兩天後,Chris來找我按摩了,我和她語言不通,但是我們「溝通」無障礙,成為很特別的「忘言朋友」。

Brian的腰痛很快就好了,可以平躺睡覺了,而Chris的身體較差,個性拘謹緊張,抗壓性較低,所以按摩了好一陣子身體才逐漸改善。

BrianChris之後,老外一個接一個來找我按摩。那時我才知道,其實很多老外是虛有其表,健康並不如我們想像的好,究其原因,冰吃太多了。他們很多人靠吞藥壓住症狀,其實身上有一堆慢性病。

Robyn是一個「很中國」的澳洲人,在我斷斷續續幫她按摩的過程中(我常回台灣,或遠行出遊),她的普通話進步神速,聽得懂我告訴她的中國人養生方法,並且積極身體力行,完全遠離冰品,盡量不吃加工食物,不外食,她的丈夫David也完全配合,這在他們老外眼中簡直是不可思議的事。

去年初,DavidRobyn喜獲麟兒,生下一個白白胖胖的兒子。這消息一傳出,老外對中國人的足部按摩功夫再也不敢不肅然起敬了。之後,有兩個老美都因為足部按摩而如願懷孕生子。因此,我這個既不會說,也聽不懂英語的老嫗,在昆明老外圈子裡竟然小有名氣。當一群人在一起聚會時,只要有人說:「我要先離開,要去被折磨。」必定引來一陣大笑,得到在場所有人一致的祝福:「願上帝恩待你,保守你平安!」

全站熱搜

janje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