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年前,四十餘歲的我就被更年期症狀搞得天昏地暗,七葷八素。有一年冬天,寒流來時,學生都穿得像包粽子似的,上課時總是把門窗關得密不透風,而只穿著薄長袖的我每講課一陣子就必須推開窗戶,探身到窗外納涼一兩分鐘釋放突來的潮熱症狀後才有辦法繼續上課。

幾次這樣的現象後,那些被考試煎烤得面無笑容,六親不認的高三生一看到我推開窗戶,全班就一致抬起頭來,就像看一個當街飆瘋的瘋子一樣,大家全是一臉不屑,滿面冷酷與無奈,可能心裡也一致感到羞恥吧:怎麼會遇到一個瘋子老師!

有一天,一向不甘示弱的我在吹風納涼之際暗中忖度著如何將這群小子們一軍。於是,轉身關窗之際,我若無其事,悠悠的說:「我正在更年期。」

一聽到「更年期」三個字,五十個學生幾乎一致的「唉!」的長長嘆一口氣。

「更年期有這麼可怕可厭嗎?你們不也是在更年期中!」我不急不徐的語氣激動了這群「冷血動物」的情緒,他們集體瞪視著我,巴不得把我吞掉似的。

「更者,動也,」我發揮國文老師的專業:「除非你們承認這十幾年來你的生理、心智都停滯在出生後不久的幼稚階段,或者承認你是發育遲緩的人,否則你能說你不是天天在『更年』的過程中嗎?」

聽我這麼一說,這群原本想要吞吃我的「野獸」瞬間洩了氣,每個人心懷不甘的瞟了我一眼,紛紛垂下了頭。

20年後的今天,我們的兩個分別一歲多、四歲多的小孫子每個月都會來鄉下投靠外公外婆幾天。鈞鈞第一次來時還在學走路,看到樓梯就急急忙忙往上爬。以後再來時,他要求大人牽著他的小手一階一階慢慢往上爬。幾個月後,他甩開大人的手,自己穩穩的一步一步往上爬。

小孫子一點一點的進步,大人看在眼裡樂在心裡。所謂含飴弄孫,應該是爺奶被小孫子天真無邪的動作和成長的變化弄樂了吧!

不料,這回見面時,小小娃兒變了個樣,他開心的笑容不見了!經常冷冷的看著你,對於你的吩咐或指令一派睨眼斜視,相應不理。輕柔安撫,他不睬;板臉孔對他,他嚎啕大哭,一副慘遭虐待的委屈樣。

他媽媽說,這娃兒提早進入「Terrible Two」的階段,就是老人家常說的「連狗也嫌」的年齡。這期間的孩童已經開始察覺到外界環境的變化,許多路人甲路人乙這時都突然變成威脅他的「敵人」,讓他心生恐懼。原本無憂無慮的小天使這時的內心卻常常像澎湃洶湧的浪濤找不到安身之所。所以,每天吃飯、洗澡的例常動作,他現在都需要經過一番「要」與「不要」的掙扎後才勉強從命。

這讓我憶起我的一對兒女高中階段自我認識、自我接納、自我定位的探索歷程,他們徬徨、掙扎的情狀看得我一顆心糾結成團,跟著他們痛苦卻又無能為力。陪伴兒女破繭而出的蛻變過程,父母最需要的是忍耐--忍耐的看著、等著而不插手,忍耐看著兒女自己痛苦掙扎、奮力拼搏而不推他一把,只是耐心的繼續陪伴加油。

人活到七老八十,哪一個階段不在「更年」中?至聖如孔老夫子回憶自己的一生時說:「四十而不惑,五十而知天命,六十而耳順,七十而從心所欲不逾矩。」這難道不是「更年」的歷程?古人說「人生七十才開始」,說的人會不會是體悟孔老夫子「七十而從心所欲不逾矩」的真義後有感而發?

「更年」是中年婦女的專利嗎?兩歲的娃兒連狗也嫌,青少年讓人頭大惹人厭的叛逆,不都是另一種「更年」?

人一旦長大成人以後,都忘了我們自己是怎麼長大的,因而對於正在長大中,「更年」現象明顯的孩童、青少年往往缺乏同理心和同情心。大人啊!我們似乎忘了太多不該忘的事囉!

創作者介紹

簡綉鈺老師的生活保健園地

janje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