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一位來自員林的八十六歲老阿嬤,八年前罹患帶狀泡疹,後來雖然治癒了,但是此後經常性頭痛,一天照三餐痛個兩三回,讓她無比痛苦。

阿嬤一輩子操勞,幾年前摔斷大腿骨之前,一直都在田裡勞動,吃苦耐勞慣了,說起自己的痛苦,好像說別人的故事般的輕鬆,只是情辭殷切,讓人更不忍。她說:「老師,你有辦法幫我治療嗎?我拜託你,這樣一直痛,真甘苦。」

望著阿嬤,我啞口無言,心裡只是痛。我知道,就算是集合世界上所有的醫療系統,也未必能解決所有人類的疾病痛苦,何況我無德無能。

很多病毒造成的疾病,即使痊癒了,但是滯留體內的毒素仍會繼續傷害著神經,造成無比的疼痛,罹患帶狀泡疹的後遺症就是一例。我實在沒有把握按摩能明顯減輕阿嬤的痛苦,何況我以後無法持續為她按摩。而她年事已高,皮膚非常脆弱,恐怕稍用力些按摩就會造成她的皮膚損傷。加上年紀大,身體的復原力較低,我深感黔驢技窮,無能為力的無奈。

相對地,年輕人的復原力較高,按摩能有效排毒,改善類似阿嬤罹病的後遺症的可能性就相對增加。

在昆明曾經幫助一位靠安眠藥才能入睡的美國姑娘按摩,年輕輕的她,氣血虛,免疫力低,腳底前段長了整片整片的雞眼,按摩時根本碰觸不得,因為太痛了。經過多次按摩後,她的頭痛、筋骨痠痛慢慢消失了,體力增加了,原本一星期只能工作六個小時,後來可以每天教課三個小時。她的頭部氣血循環改善了,安眠藥也停吃了,而腳底的雞眼只剩下七八分之一而已。可是,只要碰觸她的腳底,她還是會感覺痛,而拇趾腹是頭部的反射區,沒有任何氣血不通暢的反應物,但仍舊是碰不得。我告訴她,那是「神經痛」,不是「不通則痛」的反應,我實在無能為力,她也只能接受這個事實。

聽著阿嬤的懇求,我心痛地看著她,想起那位美國姑娘Ann,她們都是受疾病後遺症折磨的苦難者,看著她們受苦,我真真實實感受到自己的渺小無能。

也許,有些高人能解決這樣的苦痛,期待需求者能快快遇上供應者、拯救者。

janje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