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探望一位中風三年多的八十多歲老翁,印傭正在幫他按摩腳拇趾腹,看到我就抱怨:「老師,他一直叫頭痛,我幫他按摩這裡,他還是叫痛。」

我點點頭,示意印傭到旁邊休息,就推揉郭爸爸的肩膀、上背,按摩第五掌骨和旁邊的筋腱,又按揉第二掌骨和旁邊的筋腱。

按摩過程中,郭爸爸一直揮手叫著:「不要!不要!」但幾分鐘後,郭媽媽走進來,問他:「頭還痛嗎?脖子、肩膀、背部還痠痛嗎?」他搖搖頭,滿意地微笑。

「你以前教我頭痛要按摩腳拇趾腹,不是這樣嗎?」印傭皺著眉頭問我。

「因為郭爸爸整天坐在輪椅上,垂著頭,拱著背,肩頸部位的氣血循環不好,頭部得不到足夠的氧氣,所以頭痛。病根在肩頸、上背,所以要處理這些部位。病根消除了,頭痛症狀也不見了。」即使知道印傭不見得會懂得我說的,我還是盡量表達。

接著,郭爸爸手摀著胸口說:「這裡痛。」我幫他在腳背上細細按摩後,他又滿意得笑逐顏開。

「怎麼突然會胸口痛呢?」郭媽媽不解地問。

「人通常只會感覺到身體最疼痛的部位,第二疼痛的部位的感覺會被淹沒而難以察覺出來。其實郭爸爸的胸口一直都是不舒服的,因為他拱著背坐久了,容易胸腔氣滯,所以胸口會悶痛。但是因為頭痛、肩頸痠痛的強度大過胸口疼痛。現在頭不痛了,肩膀也放鬆了,所以他會感覺到胸口的不舒服了。」

喔!他們似懂非懂地應了一聲。相信,我多講幾次後,他們會漸漸懂得的。

, , ,

janje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