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跟我同年,任職於某國營公司,二十年前,長庚醫院的心臟外科醫生拍拍他的背,安慰他說:「賴先生,能活一天算一天。」

從此,他抱著活一天算一天的心態度日子,健康越來越差,心情越來越沈重,進出醫院的頻率越來越高,忍受的痛苦則越來越大。過年前後,短短的時間裡竟然進出醫院急診四次!

他的兩個姊姊都跟著我學按摩,為這個弟弟憂心如焚,不斷催逼他多運動,注意飲食起居生活。終於,在三月初把他從苗栗「逼」到桃園來按摩。

他步履沈重,臉色黯沈無光,左半臉腫大鬆垮,左腳粗腫僵硬。稍一碰觸他的肌膚,他就痛得齜牙咧嘴。

他的兩個姊姊守在他身旁,不斷地為他打氣,按摩班的一些學員也留下來為他加油,鼓勵他挺過半個小時的痛苦,就能換得一身輕鬆舒暢。

「受刑」後,他鬆了一口氣,抖抖身體,瞇著眼道:「好久沒有過這種輕鬆的感覺了!」

隔週再出現時,他黯沈的氣色出現光澤了,連按摩班的學員都發現了。

「這幾天有甚麼特別的感覺嗎?」我提醒他隨時察覺自己的身體的變化。

他說,同事疑惑地問他:「你這傢伙怎麼看起來不一樣了?」

三天後他到醫院回診後又來按摩,我建議他吃OPC-3和酵素加強排毒,結果,他每天上大號三次,量多味臭,整整一個禮拜都是這樣。

四月初再出現時,所有的人乍見他時都嚇了一跳,他鬆垂腫大的左臉幾乎恢復正常了!

我問他:「這回同事怎麼說你啦!」

「他們問我是不是去抽脂了。」說時漾著一臉的笑意。

短短一個月,他幾乎變成另一個人。步履輕快,行動自如,過一天算一天的心態消失了。

他說,第一次按摩時,簡直是痛不欲生,但是按摩過後的輕鬆感讓他對生命重燃希望。之後每次要來按摩時,從苗栗到桃園的路程也是他「天人交戰」的煎熬過程。不過,這段路越走越輕快了。

janje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