楊先生是從小在美國長大的韓裔美籍中年人,最喜歡吃冰和韓國泡菜。沒有泡菜可吃時,總是用力地把大坨大坨的辣椒醬倒進飯碗裡才覺得過癮。

他是因為中暑而來找我的,但他不知道自己中暑,只覺得渾身說不上來的不舒服,去醫院檢查,卻一切正常,這讓他既懊惱又擔心。

「流汗嗎?」我問。

「以前常運動,夏天會流汗。這兩年少運動,都不流汗。」

這種天氣不流汗,太神奇,也太可怕了吧!

按摩過程中,我汗如雨下,衣服全濕透了,但他仍舊一滴汗都沒有!

我沒輒,只好請他到榻榻米上,教他做鬆筋操,努力要他把膀胱經筋給拉一拉,伸展伸展。希望在一鬆一緊的鍛鍊過程中,能把膀胱經給打通。(老美很難接受刮痧)

努力了半天,他總算出汗了。

雖然只是微微出汗,但他頓時覺得舒服很多,原本滿面的愁容舒解了許多。

幾天後再見到他,問他:「流汗嗎?」

「有!流很多。」他的笑容反應他的心情和身體的感覺。

上一次他稍微出汗後,我提醒他再也不要吃冰了,不然汗水又被憋住了,他又要受中暑之苦。但是,要老外不吃冰,那簡直是要他們的命,當時他就面有難色,所以我緊迫盯人。結果,他真的很配合,讓我佩服不已。

中暑容易治,但是,他另有一個症狀就有些麻煩了。

我發現他聽別人講話時,老是向右轉頭,斜眼看著人。

「你的右耳是不是聽不見?」

「沒有啊!」他回答得乾脆又肯定。

於是我們做個簡單的測試,我一面講話,請他輪流蓋住左右耳。結果,他自己都嚇了一大跳:他的右耳真的聽不清楚。

他的妻子說,這種情形已經一兩年了,她提醒他,他卻辯稱這只是個人習慣而已。

我按摩他的左右耳的反射區(在第四、五腳趾頭底部),左耳反射區出現疼痛感,但右耳反射區則完全碰不得!

再按壓他右耳前的聽宮穴、聽會穴一帶,仍是碰觸不得,而且有嚴重發炎的明顯反應。

他從來不知道自己臉頰上述部位會疼痛,自己好奇地按壓左臉頰對應部位,發現沒有太大的疼痛感,不由得露出難以置信的表情,問我:「怎麼會這樣?」

他的驚訝應該不只是因為他對自己身體竟然那麼陌生,也因為一個從來沒有受過醫學訓練的鄉下人竟然能從他習以為常的一個動作追查出他身體上的問題吧!

他看著我默默地頻頻點頭,接著自述他的病史。他以前常常感冒,右邊扁桃腺一再發炎,醫師擔心他有一天扁桃腺會病變離癌,於是為他割除右邊的扁桃腺。說也奇妙,從此他再也沒有感冒過。

「我右邊耳朵的問題,跟沒有扁桃腺有關係嗎?」他非常認真地問我。

「我不是醫師,我不能說什麼。但我猜測一定有很大關係。」

扁桃腺是免疫系統抵禦外侮的第一道防線,割除它,就像撤去維安系統的警報器。警報器不響,竊賊可以長驅直入;沒有扁桃腺抵擋在前,沒有出現咳嗽、喉嚨痛等感冒症狀,豈不是因為病毒、細菌直接入侵到顳頷關節、耳朵等部位所致?

我請他回家後喝蜂膠以提升免疫力,加速消炎。

他很勉強地配合了,但是,他的病情卻毫無改善,這令我非常納悶。

「你常吃泡菜嗎?」我突然想起他是韓裔美人,雖然從小就住在美國,思想和生活習慣已經完全西化了,但說不定他還是像生長在韓國的同胞一樣愛吃泡菜。

「他很少吃泡菜,因為我不會做,」同樣是韓裔美籍的妻子主動代替他回答:「他媽媽很會做泡菜,他非常愛吃。沒有泡菜可以吃的時候,他就倒很多很多辣椒醬在碗裡。」

「難怪!」我像找到兇手似的,不覺鬆了一口氣。

「我的病跟吃泡菜有關係嗎?」楊先生皺著眉頭傾身向前問我。

「有!有很大的關係。身體裡有發炎的時候,吃了辣椒,會讓發炎更嚴重。」

他一聽到我的回答,整個人往後一癱,活像聽到自己被判了重刑似的。

「那我可以吃大蒜嗎?」他好像找到一線生機,挺起身子來問我。

「不可以!」我斬釘截鐵地宣布:「辣椒、胡椒、大蒜、薑都不要碰,最好連韭菜、蔥都能不吃,因為它們都會使體內的發炎變得更嚴重。」

「那我吃什麼?」他著急的模樣,惹得我們一群人哭笑不得。

不准韓國人吃泡菜,這太殘忍了吧!但是,我也無可奈何啊!

楊是個宣教士,他除了有奉獻犧牲的精神之外,還有超乎常人的修養和EQ。經過一番痛苦掙扎後,他決定配合,遠離『禁品』。

幾天後他又從台中來我家,奇妙的事發生了。我按摩他右耳反射區時,他竟然不太覺得疼痛。他自己按壓右耳前的臉頰時,也沒有疼痛感。

「我覺得我的右耳的聽力變好了。」這是他自己一再測試後告訴我的。

「很奇妙喔!是不是?」他皺著眉頭的表情在告訴我,他理智上還是有些難以相信他真真實實經歷到的改變。

還好,我福至心靈,突然問他是否常吃泡菜,才能遏止發炎症狀繼續惡化,恢復他的聽力。

食物對身體影響之大,遠遠超乎你的想像!你相信嗎?

, , ,

janje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