雷子的母親帶他來找我時,他聳著肩,駝著背,眼睛像幾天沒睡過覺似的,費盡力氣都難以睜開。他氣色蒼白黯沈,了無生氣,手裡卻夾著一根煙,任憑一縷縷雲霧自他黑紫的雙唇間飄出來,十足的頹廢相。我心裡一怔,一股不舒服的感覺自心底升起。

「為什麼想要學按摩?」我壓住自己的感覺,盡量客氣地問他。

「想要救人啊!」他用力撐開無神的雙眼,搖頭晃腦地說。

救人?你腦袋有沒有問題?面對這小子,我可要繃緊神經才行。

「你先把自己的身體照顧好再說吧!你這個樣子,誰會找你治病?」

我不顧他的感受,實話實說,希望點醒他。他默然不語。

「聽你媽媽說,你在大陸讀中醫?」我蹙著眉頭問,表達我的疑惑:「台灣不承認大陸的學歷,將來你如何在台灣行醫?」

「我從小到大看過的醫生,哪一個是有執照的?有沒有執照不重要,重要的是有本事。」他慷慨陳詞,一副不知天高地厚的跩樣子。我心裡有些發毛:我要怎麼罩住這個大言不慚的中醫學院學生?

孟子說:「說大人,則藐之。」先壓壓他的氣焰,探探他的底細吧!

於是我從簡單的中醫理論導入按摩的原理,並隨機問他一些問題。哪知,他竟然一問三不知!並且,瞬間睡著了!

這時,滿臉憂愁,一直焦慮地陪伴在旁的媽媽開腔緩頰了:「不知道怎麼回事,他國中的時候,突然變得非常愛睡覺,一天到晚呼呼大睡,成績一落千丈,看遍醫生,做過所有檢查,最後得到的結論是他罹患嗜睡症,一直查不出原因。」

紅著眼眶的媽媽娓娓陳述十多年來她帶著兒子訪醫問診、求神問卜、作法解厄、散盡積蓄的過程,淒涼悲苦之情直揪著我的心往下沈。而坐在我們面前的雷子,始終挺直身子,一動也不動,垂著頭鼾聲大作。

「你甚麼時候開始出現嗜睡現象?」我搖醒雷子,大聲問他。

他努力睜開眼睛,很配合地回答我:「國中的時候。」

「現在的情況和剛開始的情況有甚麼不同嗎?」這樣棘手的個案,教我心慌手軟,但是,我沒有逃躲的餘地,只能硬著頭皮去面對。

「情況越來越嚴重。他爸爸已經不肯出錢讓他看醫生了,說是他起居作息不正常才會白天猛睡覺,其實他整個晚上也都在睡覺,完全沒辦法讀書。」焦急的媽媽代替兒子回答,雷子睜開惺忪睡眼,朝他媽媽看了一下,又低頭睡著了。

「你出現嗜睡現象之前,有沒有一些特別的經歷?」我搖搖雷子,逼他醒過來回答我的問題。

「有!」他側著頭,瞇著眼,一副努力思考的模樣:「國二時曾經從三樓摔下來。」

「我怎麼都不知道?你怎麼沒告訴我?」雷子的娘像被電擊了似的,瞪著大眼傾身向前責問他。

「告訴你們有用嗎?你們只會罵!」這是雷子進門以來最清醒的時刻,他瞠目瞪眼吼退他母親,然後述說他那次大難不死的經歷。

國二那年,有一個週日和兩位同學偷偷潛入教室拿考卷要帶回家給父母蓋章,剛好碰到訓導處值勤的老師巡察教室。一向調皮搗蛋,前科累累的他們,直覺的反應竟是--跳樓!

「落地後有甚麼反應?」雷子說「故事」,把媽媽嚇得臉色發白,我為了探索和他的病症有任何可能關連的蛛絲馬跡,卻必須專注地冷靜以對。

「全身抽筋,痛到幾乎不能呼吸。」他停頓了一會兒,突然若有所悟地答道:「對!就是那次以後,我開始常常想睡覺。」

「讓我看看你的舌頭。」

他很配合地張大口伸出舌頭讓我看個究竟,我不覺倒抽了一口冷氣。

稍微胖大的舌質,上面滿是黏黏膩膩的津液和豆腐渣似的舌苔,又有兩道黃苔印在豆腐渣上,無苔之處滿是裂痕。

「我知道我自己的舌頭的樣子,我的學姐說這是癌症末期的病人才會有的舌頭。」他看我嚴肅的表情,反倒一派輕鬆,嘻皮笑臉。

是因為常常昏睡著,以致連珍惜生命的本能都消失了嗎?還是已經修練成苦中作樂的生活態度?

乍見雷子時,我以為他只有二十出頭,後來才知道他已經年過而立,十多年來,他的父母不僅為他的疾病憂急如焚,還為他的學業到處請託找門路花大錢而焦頭爛額。不看佛面看僧面,我決定卯足力幫助這位偉大的母親。

我決定先從打通雷子的經絡著手,於是教他怎麼按摩。哪知,不過三分鐘而已,他竟然睡著了!手上還握著工具,穩穩的沒有掉落!

我大開眼界,驚嘆不已。他母親倒是見怪不怪,一臉無奈:「他一直都是這樣,連吃飯都可以睡著。」

幾分鐘後,我叫醒他,繼續教他按摩。結果,故事重演,沒幾分鐘後他又睡著了,身體不搖晃,手中的按摩工具依舊不曾掉落。

我無計可施,只好任憑他繼續睡,改為他按摩雙腳。

按摩過程中,他除了偶爾會因為疼痛而稍稍睜開死魚般的眼睛外,始終抵擋不住睡神的召喚。

為他按摩完雙腳,我又任憑他繼續睡了十五分鐘,觀察他的反應。他像一尊會打鼾的雕像,除了呼吸帶動胸部的起伏外,他始終紋風不動!

再搖醒他,為他敲打經絡,教他怎麼打通經絡,怎麼用工具按摩腳底板。只要他清醒著,他都唯命是從,不討價還價,而且使勁全力,齜牙咧嘴忍著痛照著做,徹底顛覆了他給我的第一印象,讓我看出這頭昏睡的小獅哪一天一旦恢復正常,必然大有可為。

他睡睡醒醒,我卯足勁拼搏,兩個小時後,她母親臉上緊蹙的肌肉終於稍微鬆緩了:「老師你看,他的臉色變好了!他好久沒有這個樣子了!」

我叫雷子張口吐舌,讓我們看看他舌頭的變化。

「老師你看他的舌頭,舌苔變薄了,好看多了。」他母親搶先發表所見,眼眶濕潤。

「恭喜你們!這表示我們找到正確的方向了,」當他們心中浮現一線希望時我及時提醒他們恢復理智,坦然面對現實:「終究這病拖延了十多年,他的身體狀況很不好,他要持續努力一段很長的時間才能達到理想的結果。再說,從三樓摔下來,身體結構的傷害恐怕很難完全復原,但只要持續努力,情況能漸漸改善,我們就感恩惜福了。」

兩天後,雷子又由媽媽陪著來學按摩,他的氣色確實進步多了,眼神也不再那麼恍惚無神。這回,他持續學習兩個半小時後才昏睡,他母親看著他雕像般的睡姿,眼裡流露著母性的慈祥和滿足。

雷子昏睡了十幾分鐘後被母親叫醒,吩咐他張口吐舌讓她查看他的舌頭。舐犢情深的母愛融化兒子少不更事的桀驁,曾對母親吼叫的雷子這時竟然溫馴地順從母親。

她對著兒子的大口,眼睛一亮,忘情地鼓掌叫道:「老師你看!你看他的舌頭!」眼角隱約泛著淚光。

雷子馬上要飛到彼岸繼續他的學業。期盼他自立自強,好好按摩、敲經絡,努力健身照顧好身體祝福他越來越清醒,習得精深專業回來實現他救人的抱負。

janje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