抵達溫哥華兩天後後,「驚魂記」的主角陪她的姊姊E來找我,試試我能否解決困擾了E七年的問題。

E按摩後的反應如何,暫且按下。

兩天後,E又來了,她的一位朋友同來,一番「折磨」,唉叫連連後,等她下了按摩椅,走了兩步,嘴裡直嚷著:「我還要找時間再過來。」

之後,E每次來,都會帶其他的朋友同來,她的朋友接受「折磨」時,她就在旁打氣:「忍著點,忍著點!你現在在地獄,等一下你就會上天堂了。」

地獄、天堂之說一出口,奇妙之事必定出現,E的朋友的忍痛度會突然大增,按摩也能更順利進行。不久,她的朋友「上天堂」後,就會出現一連串的表情:如釋重負→→難以置信→→歡喜興奮。

從地獄到天堂?這是甚麼意思?自找罪受,自找苦吃,就是等待「上天堂」?

話說六年前,一位罹患了11年「先天性哮喘」的國一小男生來找我按摩。第一次按摩時,我說出他自覺到和他尚未察覺到的許多症狀,按摩後他頓時感覺舒適通暢。回家後,許多症狀都陸陸續續改善了,因此,小男孩非常信任我,即使很怕再來見我,但每個禮拜六還是心甘情願地由媽媽陪同來受苦。

有一次他坐在按摩椅上,語帶無奈,心情有些五味雜陳的告訴我:「來老師您這裡,感覺像是到了地獄,之後又像到了天堂。」

「這話怎麼說?」我住了手,睜大眼睛看著他,好奇地等待答案。

「坐在按摩椅子上時非常痛,好像是在地獄受煎熬;按摩過後,下了按摩椅,全身輕鬆,無比暢快,就像到了天堂。」

哇!真誇張的比喻!傳神又具象,我喜歡。

這男孩今年暑假過後就要進入大學了,原本隨時帶著噴霧器(噴出氣管擴張劑),藥不離身的他,五六年來氣喘極少再發作過。

以後,我經常用這個故事激勵我的客人,提高他們的忍痛度。

被我按摩過的人,覺得按摩過程是愉悅舒適的,空前絕後,就只有一位,她是我的太極拳老師。她坐在按摩椅上,沒幾分鐘就睡著了(我的按摩力道沒有打折扣,她的肌肉超有彈性的)。半個鐘頭後,她被我喚醒,意猶未盡地說道:「太舒服了!太享受了!我可以天天來找你按摩嗎?」

除了這位太極拳國家級裁判和教練,還沒有第二個人在我的按摩服務過程中能享受按摩之樂的。身體狀況不佳的人,想要舒舒服服地享受按摩服務,同時期望能改善身體的各種症狀,那根本是緣木求魚!

再說E,她在妹妹的推介和鼓舞下,來此之前即有十足的心理準備。

七年前她中風開刀,經過非常漫長痛苦的復健過程後,恢復良好,但是左腳麻木、冰冷的症狀一直困擾著她,有時走著走著,脫鞋掉了都不自覺。

我加強按摩她的頭部反射區,發現與手術部位相對應的位置簡直硬得像石頭一樣。

處理了頭部反射區後,一路將肩頸、脊椎、夾脊、坐骨神經和膝蓋反射區都處理了。在按摩的過程中,她冰冷的左腳底逐漸溫暖。按摩後,她走了幾步路,神情由驚訝、難以置信,轉為欣喜,口中迸出一連串我只聽得懂「鬆!鬆!鬆!」的廣東話。

麻痺、冰冷了七年的左腳忽然溫暖些了,感覺敏銳些了,走路時能意識到左腳的存在了,E難掩喜悅,只見她逢人便喜孜孜地述說她的奇妙經歷和感覺。往後更是一趟趟陪著有各種宿疾的朋友來按摩,自己身先友人接受按摩,示範忍痛的能耐。輪到友人按摩時,她就坐在旁邊打氣加油。

我開E玩笑,封她為「班長」,明天我離開溫哥華,以後她要負責督促「楓葉幫」的伙伴們好好按摩,練好身體,永遠離開「地獄」,升到「天堂」。

除了足部按摩,「八段錦」也在這兒開班授課了。期望有一天中國功夫能在這兒花開滿地,造福人群。

Vancouver157-1.jpg  

「楓葉幫」部分成員,彼此都是好朋友。在天之涯結識這群朋友,是我到溫哥華最大的收穫。

「驚魂記」http://janjei.pixnet.net/blog/post/31255456

, , ,

janje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