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一位曾經從事美容按摩的小姐來我這兒按摩,發現我的按摩手法和她從前所學所用的完全不一樣,效果更是大不同,按摩數次後,一些困擾她許久的問題都一一消失了,於是積極鼓勵她的家人來按摩。

有一天,她的姐姐一家人全員到齊,她未婚的妹妹也到場「觀察、監督」。

那個當時正值生理期,又罹患感冒,全身不舒服的妹妹「觀察、監督」過我為她的家人按摩後,似乎找不出可以挑剔的地方,加上兩個姐姐極力慫恿,最後,她像是賞給我面子似的,勉強點頭答應接受按摩。

按摩的過程中,她臉部緊繃的表情漸漸鬆弛了,緊蹙的雙眉開展了,神情變溫和,對我的戒心和不信任也不見了,於是當下主動預約第二天早上再來按摩。

經過姐姐們的「逼問」,她才道出她經痛舒解了,當下渾身通暢舒服。說時,臉部表情竟然沒有絲毫的喜悅!

次日,她依約來到。令我好奇的是,隨著按摩動作的進行,她的眉頭竟然越來越緊蹙。

問她:「太痛嗎?」她搖搖頭。

「你看起來不太舒服,可以告訴我為什麼嗎?」

「沒有昨天的感覺!」她閉著眼睛輕聲說著,接著又補上一句:「按摩哪有什麼效!」

當然,從此她再也沒有出現在我面前。

有一次看見鄰居三四歲的小妹妹獨自站在家門口抽抽噎噎地哭著,她的阿公坐在客廳裡看電視,爸媽在咫尺之遙的地方忙著為客人洗車,偶而抬起頭來望這邊看一眼,既無奈又有些厭煩。她的阿嬤從老遠的地方走過來,人還沒到,聲音就先射過來了:「愛哭!一點小傷口也要哭。哭哭哭!看你能哭到什麼時候!」

喔!我明白怎麼回事了。於是蹲下身來哄她:「來,讓阿姨看看你哪裡痛痛。」

「這裡。」她指著膝蓋上一個已經塗過藥的小小擦傷,抽噎的聲音變小了。

「喔!好痛,是不是?」她像遇到救星,找到知音似的,瞪著大眼對著我猛點頭,完全忘了抽噎了。

「來!阿姨幫你把痛痛趕走。」我作勢在她的傷口上抓起一把東西,用力甩在地上,然後對著她的膝蓋吹一口氣。她十分滿足的樣子,接受我的鼓勵,抱著洋娃娃找玩伴去了。

跟著感覺走,是人之常情,是人性之必然。

但是,如果一味追求感覺,把理性埋在土裡,用大人之軀裝著一個小小孩的靈魂,那豈不是「窮得只剩下感覺」?

 

janje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