爸爸從97年底感冒後,健康狀況每下愈況,感冒症狀一直沒好過。仗著多年來持續地打太極拳和按摩,生病初期,他體力雖差,仍然勉力而為,斷斷續續地做八段錦和按摩。

98年427我們從美國回來前,大哥和侄女瑞容已經為他安排到雙和醫院做檢查,當時他的氣血已經很虛,心情有些煩躁,食欲非常低。我天天為他按摩,感覺他的身體日益消瘦,閉目養神的時間越來越長,加上醫生懷疑他頸部的淋巴腫瘤是惡性的,我們兄弟姊妹心裏都有數,因為他終究是八十多歲的老人了。

信主三十多年來,我斷斷續續為他的靈魂得救禱告。以前,我向他傳福音,他會生氣,我也會不高興,彼此落得不歡而散。這是因為我信心不足,沒有學會完全仰望倚靠神、等候神的緣故。

後來,我少說話,多禱告,相信神一定會拯救他的靈魂,因為上帝愛我,也愛我的爸爸。當我完全相信上帝有祂的時間表以後,我為他的靈魂得救禱告時,我的心非常平靜安穩。

爸爸生病的這段期間,我心裏實在不忍,但是,我也相信,連他生病都是在上帝的掌管中。因為爸爸是個超級硬漢,毅力超級強,他認為自己行得正,為什麼需要別人來拯救他?他一定以為,靠自己,沒有甚麼可以難倒他。可是,萬萬沒有想到,一個小小的感冒就難倒他了!

被疾病擊倒後,他開始感受到,人生不是單靠自己就能成就心裏所期望的。有一天,我為他按摩時,他閉著眼睛自言自語:「藥也吃了,按摩也按了,為什麼還不好?」我無言以對,不知道怎樣告訴他:我們的盼望不是在肉體生命的延續,而是擁有永恆的生命。因為人人都有罪,罪的結果是死亡。而信靠耶穌的寶血洗淨自己的罪的人,活著的時候,心靈有真正的平安,又因為擁有進入天堂的確據,所以可以非常坦然地面對死亡,知道離開世界是「移民」到天堂和耶穌同在,以後可以再和同樣是相信耶穌的家人、親人重聚。

518傍晚,我們陪他去給游醫師看。晚餐後,他躺臥在床上,非常疲累,要我用他已經預備好在桌上的紙筆寫下:「不可插管、不可送加護病房、不可急救。」囑咐我拿給他的三個兒子們看。

我照做了,告訴他,有一件比這個更重要的事,就是安頓離世後將來要去的地方。

「我已經信佛祖了,難道還能信別的神嗎?」

「當然可以!信耶穌的人,耶穌和他的關係就像父子一樣,信別的神的人,他和他的神的關係只是朋友。像你現在生病,真正在你身邊的只有兒女,我們的關係不同于朋友。你如果信耶穌,耶穌就是你的靈魂的父親,你就可以享受祂的愛。」

爸爸默然不語,於是我為他禱告,當我張開眼睛時,看見他閉目,我不知道他是睡著了還是照常閉目養神而已。

當晚,我決定專心陪伴爸爸,於是打電話給出版社,取消次日拍攝足部按摩DVD的行程,又打電話給克宜師母和燕芬姊妹,請她們為我爸爸守望禱告。

519,顯正牧師抽空從臺北趕來家裏,他跟爸爸聊天,告訴他:「人人都有罪,殺人放火等壞事是罪,沒有做該做的事也是罪。、、、耶穌來到世界上是為了解決人的罪,祂是上帝給所有的人的『禮物』,每個人只要想要這個禮物就可以得到它。」爸爸一直都閉著眼睛,但是,當邱牧師邀請爸爸接受這個早就為他預備好的禮物時,他點頭答應了。邱牧師帶領爸爸做決志信主的禱告後,燕芬急切地告訴爸爸可以怎樣向耶穌禱告,請耶穌自己向爸爸驗證祂是真神。

520早上為爸爸按摩時,我問他:「昨天晚上有禱告嗎?」他點點頭。

「耶穌有回答你嗎?」他搖搖頭:「可能祂太忙了!」

我稍作解釋,他閉目,沒有說甚麼。

我們又談到離開這個世界的事,他說:「我走時,你們不要哭。」他說,佛山的師父告訴他,家屬為死者送行時,若哭哭啼啼的,死者會走得不安心。

我說,若家屬不知道死者到甚麼地方,一定會傷心地哭。但現在我知道你有一天離開世界,你是到天堂去,我還是會捨不得和你分離,但那種哭是懷著盼望的,就像我們當年在機場送兒女到美國時,我們相互擁抱而哭,那是捨不得卻是可以再相見的哭泣,不是傷心的哭泣。他同意了。

接著他問我,我大哥信主了沒,我小弟信主了沒。我沒有問他為什麼會問這個問題,只是提醒他:「這就等你自己去跟他們傳耶穌囉!我有祈禱上帝讓你活久一點,有體力去帶你的兒孫信耶穌。」他沒有針對我的話加以回應,也許,這也是他的期望吧!

早餐時,我請求爸爸:「給我一分鐘,以前吃飯前都是我自己禱告,現在你已經是耶穌的兒子了,我要帶大家一起禱告。」他接受了,這是我們生平第一次一起禱告。

等了三十多年,我終於等到爸爸信主了。我的神沒有掩耳不聽我的禱告,祂是永遠愛世界上的每一個人的神。

看著爸爸日益消瘦,體力越來越差,全身筋骨酸痛難忍,即使我不斷地為他按摩,也只能稍稍減輕他的痛苦,心裏實在難過又掙扎,既希望他能好起來傳福音給他的兒孫,卻又不忍他繼續受苦。

爸爸的脾氣一向不太好,但是,很奇妙的事是,雖然他這兩個禮拜身體更加不舒服,脾氣卻變得溫和有耐性,沒有抱怨,沒有煩躁,讓我覺得很不可思議:一個老人家怎麼可能突然有這麼大的改變!

522,我一面為爸爸按摩,一面稱讚他:「爸,你實在太勇敢又太堅強了!」

「那又能怎樣?」他平靜地回答,不是因為體虛無力,也沒有無奈,而是真正的平和。

「我捨不得你離開,可是實在不忍心你這樣受苦。我請牧師來為你施洗,然到禱告上帝帶你回天堂到耶穌那裏,好不好?」他不置可否,平靜地問:「要死就能死嗎?」

邱牧師答應端午節當天來為他施洗,我告訴爸爸這個消息,並盤算好當天邀請他所有的兒女以及他熟識的教會人士到場,我們要為他辦一場充滿喜樂平安盼望的施洗典禮。

於是,我連夜寫了一封信寄給幾位爸爸熟識的教會朋友,邀請他們參加爸爸的受洗禮拜。

隔天,523清早五點多,我為爸爸按摩時,他問:「你說牧師來我們家做甚麼?」

「來為你施洗啊!」我一聽,心裏有數,但還是裝作若無其事地回答他。

「我覺得被欺騙了!」

怎麼會這樣呢?我壓抑住自己所有的感覺,像在哄小孩似的,問他:「說來聽聽好嗎?」

「事實上,那天燕芬說可以祈禱神向我顯現,不管是在夢中或用甚麼方式。我天天都向他祈禱,他都沒有回應。我不相信他是真的。你們都說得像真的一樣,可是我如果沒有看到或感覺到祂,我不會相信,我也不會受洗。」

「喔!那你怎麼相信佛祖的?」

「是為了幫你媽媽超渡。她一輩子受苦,卻沒有享受過甚麼福氣,我被她(太極拳老師)感動,就受邀參加法會。事實上,我也不相信佛祖。」

爸爸幾十年來從不對我們吐露心裏真正的感受,如今他肯說出心裏的話,這應該算是好的轉變。至於上帝為什麼不向他顯現,我並不太擔心,天上的爸爸自有祂的主張,祂獨行奇事,我們做我們該做的,其他的就交給祂了。

於是,我輕鬆地回應爸:「喔!那我知道了。」

結束了這場父女的「晨間約會」,我上樓讀聖經,讀到耶穌使拉撒路復活,真奇妙,對這段熟悉得不得了的經文,突然有了新的領悟。

耶穌是使人在絕望中重新有盼望的神!

528端午節早上,顯正牧師、吉池牧師和啟宏三對夫妻來家裏為爸爸唱詩歌祝福,顯正牧師在他耳邊跟他「聊天」,再一次告訴他上帝愛他,人要靠耶穌的寶血洗淨自己的罪才能進天堂。爸爸氣弱無力,始終閉目,在牧師的邀請下,他點頭接受救恩,但不願意受洗。為什麼?只有神知道了!

29日清晨四點鐘,外傭Sida上樓來叫喚我,說爸爸感覺非常冷。

房間裏開著電熱器,他身上也蓋著被子,而他說肚子很痛,我又見他兩腳底發黑,再想到前一天清晨相同的時段也出現這樣的現象,而他白天躺臥時都嫌熱不肯蓋被子,綜合這些現象,我知道他的陽氣將盡,他離世的時日不遠了!但是,他預備好到耶穌那裏去了嗎?

「爸!耶穌愛你,你是祂的心肝寶貝,你若想要到祂那裏去,你可以求耶穌派遣天使來接你。」

他默然不語,我無言以對。

他沒有力氣到廁所小便,第一次沒有力氣獨力盥洗。我為他擦臉時,聞到他腐臭的口氣。

我想起昨夜的夢:我獨自駕車,心裏盤算著要去買一個GPS之際,發現前面有一些小孩子故意擋在路中間對著我扮鬼臉,我正想要直衝過去來個緊急煞車和大鳴喇叭回應他們,這時,Sida叫醒了新發,新發又叫醒我。一個多小時後,我安頓好爸爸,新發也準備出門到機場飛往昆明。

近年來很少作夢的我,在這個時刻作的這個夢有何意義嗎?

七點多,爸爸想要吃早餐,我煮他最近比較能吃的莧菜,照他囑咐的,沒有放油,他卻說氣味難聞,令他想嘔。

他真的找不到可吃的東西了?

他說:「我若不死,你會被我累死!」

我告訴他,我樂意服事他,陪伴他走最後一程。我捨不得和他分離,但也不忍心看他痛苦。只有他到耶穌那裏去,我才不會傷心欲絕。

接著,他要我打電話給他的太極拳老師,也是帶領他信佛祖的人:「請她來把她給我的所有經書拿回去,但不要告訴她我已經歸入天主教了。」

從他這句話,我確定他信耶穌的心志,就比較放心了。

我說:「你知道我們愛你,捨不得你離開我們,但是我實在不忍心你繼續受痛苦。」他淚水直流,無力地推開我,不要我繼續說下去,我則告訴他:「心裏有話要說出來,你不是這樣教我們的嗎?」於是,他沒有再阻止我告訴他,耶穌愛他,我們也愛他,會一直陪伴他。

富峰說爸爸曾經要求富村整理他的房間,他想搬回那兒住,在自己的家終老。我們姊弟親口告訴他,這裏就是他的家,我們五個兄弟姊妹會同心服事他終老。我們感謝他過去在艱難中用堅韌的愛養育我們長大,「有愛就有力量」,我們如今個個貼心陪伴他,只是依循他過去用愛培育我們成長所留給我們的榜樣。我們不同于他的兄弟們同父同母卻不同心,因為我們的爸爸和他們的爸爸媽媽不一樣。

這些積存在我們心裏多年的話終於說出口了!爸爸閉著眼睛一個字一個字聽在耳裏,隨著他微微地點頭,我知道,這些話也刻在他的心版上了。

富峰說,富村轉告爸爸要他整理房間接他回他那兒住時,他在電話中泣不成聲。

國梁每天下班幾乎都會來看爸爸,他話語不多,卻交代我:「你跟爸爸說,心裏有甚麼話,要說出來。」

我們都在一個壓抑的環境裏長大,我們費了好大的勁才能說出心底裏的真實感覺。我們總算慢慢說出一些來了,這些肺腑之言安慰了爸爸的心,他的心安穩了,他的情意滿足了。他等了多少年,才等到這份遲來的禮物!

接著,爸爸親自打電話給他的妹妹,他在安排他在世不多的時間了!

早上,他對姑姑說話,對賴老師說話,我看見他面對自己的明天時的坦然和平靜,倒是賴老師一聽他說自知時日不多了時就止不住淚水,爸也跟著掉淚。

中午,他吃了半碗大腸麵線,食欲是這幾天來最好的一次。可是,兩點多時他就一直覺得腸胃不舒服,晚餐又沒吃了,臨睡前才又吃了一口麥片。

晚上,他要我們五個兒女聚集在他面前,聆聽他的遺言: 兄弟姊妹五人要盡棄前嫌,同心協力,團結一致,相互照應,讓外人稱羨讚歎。

53031天,爸爸的孫子女們陸續來看望他,他沒有說甚麼話,只是靜靜地坐在客廳閉目養神,讓不知如何表達自己情感的孫女們有些不知所措措地陪伴著他。不懂生離死別的大小胖則陪著晴晴滿場跑,玩得開開心心。

爸爸的身體越來越虛弱,食慾非常差,每天的總食量不到一碗,全身痠痛越來越嚴重,腳浮腫得厲害,晚上睡不好,有時還會嚴重腹痛到忍受不了。

這段期間,我的兄弟們除了工作、輪流照顧爸爸,還要聚集商討爸爸的後事,身心靈的折磨到了讓我心疼難忍的地步。要不是爸爸已經接受耶穌作他的救主,他回天家後,有一天我還可以跟他相聚,我處在這樣的景況中,我一定會崩潰。

爸爸不喜歡醫院,但是,我們子女的能力和居家環境不能提供他比較好的照護,經過多次溝通,他終於答應住到醫院裡去。不過,他不是一個能融入西醫治療體制的病人,只要他感覺身體舒服一些,就要我們帶他回家。家,才是他安頓心靈的唯一居所。

就這樣,最後一段時日裡,他時而住在家裡,時而在醫院裡度過。幸好他的孫女瑞容在雙和醫院任職,給了我們很多方便,爸爸也能得到比較周全溫馨的照護。

爸爸最後一次住院,已經無力起身了,但他堅持要起來上廁所,晚上的時候起來得更頻繁。我很感動的是爸爸的三個兒子白天都要上班,晚上還輪流陪伴、照護爸爸,每個人都異常疲憊,卻依舊溫柔體貼地服事爸爸,沒有任何人流露絲毫的倦容或發出一句怨言。我相信爸爸完全感受到兒子們的孝心,雖然他肉體痛苦,並且知道自己不久於人世,但是,兒女們濃濃的愛滋潤他的心靈,所以他一直都顯得非常平靜安寧。

除了兒女們的愛,我更相信,因為上帝已經接納他作神的兒子,並且把最深沈、最穩固的平安放在爸爸的心裡,所以,一輩子脾氣暴躁的爸爸在病痛中一直顯得非常溫和有耐性,這是神蹟--神默默彰顯的作為。

624日早上,爸爸完全無法進食,他要我給他水喝,他含在口裡努力了好一陣子,卻無法吞嚥下喉去,又吐了出來。我看見他口腔裡有鮮血,心裡有數,默默向神禱告:「主啊!求你憐憫爸爸,讓他便血,不要吐血或七竅出血。」

爸爸於民國86年罹患大腸癌,十多年來因為持續打太極拳和按摩,身體一直很健康。但這一次病到了,免疫力崩潰了,癌細胞蔓延全身,顯然他的很多血管都被癌堵塞了。

即使在媽媽去世後,爸爸鰥居的四十餘年裡,他一直都把自己打理得乾乾淨淨的,我相信他會希望自己也是乾乾淨淨、俐俐落落地走完最後一程。不少癌末病人出現七孔出血的恐怖結局,這絕不是我們能忍受的,我相信愛爸爸的上帝會成全爸爸和我們的心願。

很奇妙的,將近中午時分,爸爸開始大量、頻繁地大便,解出又腥又臭的大便,一直到半夜。

第二天清晨四點,電話響了,醫院通知我們接爸爸回家。

「爸爸,我們回家好不好?」見了爸爸,我俯身輕聲在他耳邊說,他閉目點了點頭。

醫院給了他一劑嗎啡,姪女瑞容說,阿公會經歷一段短則24小時,長則72小時痛不欲生,連嗎啡都止不住的疼痛。

在我們旅居昆明時,爸爸應我之請住到我家來幫我們看家,他也答應要壽終在我家。

一路上,我不斷告訴神疲力倦,閉目養神的爸爸說:「爸爸,我們現在在高速公路上,、、、下交流道了,、、、到○○了。」他始終靜靜地聽,微微地點頭。到了家門口,我說:「爸爸,你看,我們到家了。」他睜開眼睛看了看,滿意地點點頭,神情輕鬆自在而平靜安穩。那時,時間大約是六點多一些。

妹妹素梅兩夫妻從頭城趕回來了,我們圍著爸爸陪伴他,我不斷為他禱告,求神減少他的痛苦,差遣天使來接爸爸回天家。

不久,嗎啡點滴滴完了,爸爸開始間歇性地抽痛,表情痛苦扭曲,小弟富峰看到這情景,整個人幾乎抓狂了,他吆喝大弟富村陪他到醫院急診室去要嗎啡。在這當兒,我知道誰也無法阻止他,大弟只好陪他去了。結果如何,可想而知。遺憾的是,兩兄弟空手而回時,爸爸已經回天家了。

爸爸前後抽痛了約有五六次,我和弟媳德惠不斷為他禱告,希望爸爸少受些苦。爸爸神智非常清楚,他語氣有些埋怨地問我:「為什麼時間還沒到?」

我懂他的意思,他急著擺脫肉體的痛苦,想要馬上回到天家。於是我提醒他:

「爸爸,因為你還沒有禱告耶穌,求祂赦免你一切的罪,請祂差遣天使來接你回天堂啊!」

爸爸一聽,馬上舉起原本交疊放在腹部上的雙手,合掌放在胸前,很認真地,口齒非常清晰地用台語禱告神:「耶穌,求你赦免我一切的罪過,求你差遣天使來接我回去天堂。」然後雙手交疊放在腹部上,平靜地躺臥十多分鐘後,安然離世,回到耶穌的懷抱中。時間是2009625日(農曆閏五月初三)早上七點十分左右。

大哥國樑見此情景,突然從胸臆間迸出一句話來:「這都是你們上帝的恩典啦!」肺腑之言流露出他內心的感恩之情。能見到自己的爸爸這樣安然離世,回到一個永恆的光明國度裡,所得的安慰和盼望是何等的大!

爸爸卸下世上一切的重擔,安息主懷了。從此,所有的病痛、勞苦、憂傷再也不能攪擾他。並且,有一天,我還要再與他歡聚。想到此,心裡因思念他而浮起的憂傷就慢慢沈澱下了來。

2011.02.02.庚寅除夕整理

janje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恩綺
  • 感謝神!這是何等大的恩典.
    神總是給人機會 即便是到了最後一刻
    相信簡伯伯最後的認罪悔改
    使得他現在所在之地 是好的無比與神同在的樂園.......................
  • 上帝說,祂願萬人得救,不願一人沈淪。
    又說:「當信主耶穌,你和你一家都必得救。」
    上帝說話不會不算話,我就抓住祂的應許,求祂非拯救我父親不可。
    即使在他最後一兩個月的生命裡,我還是切切地求上帝施恩典拯救我父親的靈魂。
    果然,在最後關頭,祂真的聽我父親的禱告,接走他的靈魂。
    如果不是看著我爸爸極度安詳地回天家,我不知道我會不會發瘋。
    死別之所以成為人生難以承受的大慟,是因為再也沒有相見機會,那吞噬人心的絕望,是人最難以承受的。
    一旦有再相見的盼望,分別,便只是需要等待的重見罷了。

    janjei 於 2011/02/17 23:10 回覆

您尚未登入,將以訪客身份留言。亦可以上方服務帳號登入留言

請輸入暱稱 ( 最多顯示 6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標題 ( 最多顯示 9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內容 ( 最多 140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左方認證碼:

看不懂,換張圖

請輸入驗證碼